潮汕莆田渊源的“莆田九牧”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福建林氏开闽始祖林禄自晋代永嘉年间入闽开基以后,就以莆田为南方发祥地,在唐代和宋代,莆田林氏先后共有一门九兄弟登进士、任刺史,史称前九牧、后九牧。九牧后代,很多散居潮州各地。不单林姓,其他各姓莆田籍潮州官吏,也有很大一部分落籍潮州。迁居福建的林禄,传至十六代林披,已是唐代玄宗年间(公元712-755年),林披生有9个儿子,他们是:林苇、林藻、林著、林荐、林晔、林蕴、林蒙、林迈、林既、皆成进士,分虽担任端州、横州、韶州、循州、雷州、福唐、邵江陵、容州刺史(也称“州牧”)。这时林披已定居莆田。一个家族里一下子出了九位官刺史,可说是创了历史纪录,是家族的无上光荣。故后世称莆田林氏为“莆田九牧,双阙之荣”。

  而潮汕林氏,也喜欢以“九牧世家”炫泡门庭,常把这四个字镌于门额之上,以此表明自己出自“莆田九牧”派下。

  虽然早在林披之前,福建晋安林氏已有人入潮,但大理移居潮州还是在“九牧”之后,由于“阙下林家”声名大震,出现了莆田林姓人纷纷外出为官的盛况。这时,家族系荣昌盛,人口也十分兴旺,在莆田被看作平常之辈的,到了外地就成了凤毛麟角。因此,这批人便“出仕为官,随处落籍”。既沾了家族之光,又能到外地寻求发展,自立门户,何乐而不为呢?

  一般来说,现居潮汕的林姓人,大都是“二牧”林藻和“六牧”林蕴之后。如晋安林19世纪和义(林藻之季孙)生一子名大用,林大用生了7子,五子林华移居饶平县。元代至正年间,世居福建莆田的林得实,携眷来潮州做了一名小官,落籍海阳华窖乡。其长子林呈双,于明洪武年间到海阳县盐灶港头创乡,次子移居揭阳鲁湖,三子移居海阳县中外莆都。他们自称是“六牧蕴公之后”。在族谱上标自己是“六牧”林藻之后的还有泰国著名侨领林伯岐的先祖澄海南砂、董坑二姓林氏,至于明代以后由福建莆田直接移居为潮州者。他们自然也有资格称“九牧世家”了。

  由福建闽林始祖文物古迹重修董事会编印的《闽林开族千年谱》中有这样一段话:“藻公子孙居莆田、仙游、漳州、泉州……广东潮州之地。”“蕴公子孙居福建莆田、江西吉安、广东(潮州)等地。”两相对照,十分吻合。

  自莆田迁居潮州的林氏另一支人马,他们虽不是林披旗下的了孙,但有也资格称“九牧世家”。因为福建莆田也另有一支“九牧世家”。他们是晋安林氏的莆田开基祖林茂之后,传至八代为林攒,林攒传至林杞。林杞生有9个儿子,皆成进士,也分别担任刺史知州。此时已是宋代,故称“宋九牧”,以区别于“唐九牧”。今居潮安仙庭和揭阳东林、山下、秦厝头、蛟龙、桐坑、东浦、北坑、三洲、霖田等地的林姓乃“宋九牧”之大牧,曾任惠州刺史的林景渊的后代。“宋九牧”的另一儿子名居安者,“官至清光禄大夫,移官来潮,占籍澄海蓬州”(饶宗颐《氏族志》手稿本)。

  总之,潮州林氏不是“唐九牧”之后,便是“宋九牧”的裔派,这是毫无疑义的。因为现今居住潮汕的林姓人,其先祖大部分“迁自莆田”,当然有资格把“九牧世家”高镌门额之上了。

  九牧墓今尚在,位于莆田紫霄岩山坡,为莆田一著名文物古迹,每年海内外人士前往参观游览者络绎不绝,尤其是祭扫九牧墓之日,林氏子孙更是数万人云集于此。 潮汕洪氏祖先:潮阳洪氏,源自闽南的莆田,自始祖洪圭开基潮州创业至今,已有1200多年。

  洪圭,莆田县人,字大丁,生于唐天宝五年(746年);乃唐代天宝年间中书省洪适之子,生性豁达大度,慕义好施。广德二年(764年),登进士,大历二年(767年),任工部尚书。因秉性耿直,得罪朝中权臣,他被贬来潮州当刺史。莅潮后,他经常到潮属各地巡视,观察民情,很喜欢潮阳的山水风光。便从福建莆田县涵头携家眷到潮阳西北一个叫“歧北”的地方(明清时属贵山都,即今铜孟镇歧北村)创村。募夫垦荒,终成巨室,富甲潮郡。洪大丁的后代经过千余年的繁衍播迁,子孙遍及香港、东南亚、欧美各地。

  洪氏故乡——铜盂镇歧北村近年来在海内外祖籍莆田的乡亲的共同努力下,兴学办厂,村民生活蒸蒸日上,潮阳洪氏,正蓬勃发展,逐步昌盛 !

  洪大丁还是灵山寺的大施主。清代郑昌时所著的《韩江闻见录》卷之一有一篇叫《高僧袖里物》,记录了洪长者(大丁)纳田灵山寺的经过:

  唐贞元七年(791年),灵山禅院竣工之后,大颠带其徒众,一边修禅,一边劳动,独创了“农禅并举”的修持方式,这事感动了舍地建寺的洪大丁施主,他见寺田沿缺,有心再纳田寺中,大颠见其心诚,问道:“佛法无边,然而施主田园有畔,未知施主所纳田地多少?”洪正色说:“但随大师化度!”大颠道:“既如此,田乃天下物,也即日下之物,便以贫衲民一袖影为施主所纳福田,如何?”大丁点头称:“可”。次日署眺初现,大颠施民灵术,举袖遮阳,不想袖影竟得田千亩,大丁奇之,欣然说:“此乃禅师袖里物也。我若把田留给子孙,沿怕他们守不住,如今将之布施入寺,则可永存矣!”遂立契献田。据有关资料介绍,洪大丁还疏通练江水路,筑后溪码头,并购木船数十只,与沿江各地开展货运活动,促进潮汕经济发展。洪大丁慷慨施田的事,历代相传,而其后裔更是秉承先祖遗志,以他为典范,诚心礼佛,乐善好施。洪奋虬是洪大丁之孙,考中进士后,曾任韶州通判。他颇具洪圭风度,不但献与灵山寺千余亩田地,还先后筑建了麒麟、潇湘、湄泥、洪使诸桥,以方便乡民;每逢饥荒之年,他还竭力救济灾民。他的玄孙洪宗启、号月山,后唐进士,任河县令,又舍田于灵山寺至2600百多亩,人咸颂之。洪大丁及其后代在乡里前后修筑道路逾50华里,方便了当地农民的交通。

  此外,洪大丁之子洪璋任藤州知州,孙洪攀龙任封州推官,洪附凤任宣化县令,世孙洪立官司翰林院待讲转御史,洪遇春乡试第一(解元),也皆是洪氏后裔中佼佼之辈。

  西门蔡氏肇基始祖规甫公号盘溪,是北宋名臣蔡襄七世孙,祖籍福建莆田县蔡宅村,公进士,知惠安,知古田,通判潮州。通判连州。南宋淳佑二年继又知潮州府。公淹通经史,勤读谦明,守祖遗训,朝夕佩铭,教诲子孙,唯有白清。惠安古田,民多欢声,连州潮州,誉彰公评。

  广东省广州市西郊六房乃瑛祖之后,瑛祖乃福建莆田人忠惠公蔡襄之七世孙,任广州东节推官,始居广州城西(即今广州惠福路甜水巷、绒线行一带),傅四世而至道可(桂发),五世至子华乃开支八仲:(仲仁、仲羲、仲礼、仲智、仲信、仲壁、仲玉、仲宝),仲仁居西埸,仲羲居瑶台,仲仁分支增步、西村、澳口:仲羲分支南岸。仲仁之子德润于南宋光宗绍熙三年(1193)官拜四六从政大夫,颇有遗产,其公尝乃由六房轮流掌管,故我六房歴来均亲密舞间,虽公尝不复存在,而兄弟之情弥笃。其间已歴八百余年。在这漫长的岁月中我们六房与分散各地之宗亲均有骈络,从明代之乐,宣德至清代之道光、光绪,至民围二十五年(1936年)为最盛,均有族谱记载。如民固二十六年,迁葬道可祖舆子华祖合墓并重修时,参舆者有三十馀房,遍及广东南、番、顺、东莞、三水、清远、四会、广西康茂、玉林等地。

  明代从朱元璋开始就建立了严格的户口管理和移民管理。公元1388年,朱元璋经过 激烈战争,打败了元朝统治者和各路农民义军,建立了明朝。但是由于连年战争,生产力受到大规模的破坏,人口明显减少,大量土地也相对减少。朱元璋要巩固政权,当务之急是恢复和发展生产力。他采取了很多措施,其中一条就是奖励移民。他移民的原则是把农民从“ 窄全”迁到“宽乡”,人多田少的地广的地方。小潮州自元代以来,经济文化已有了很大发 展,随着南宋统治势力的南移,潮州已成为重要州县。但是,莆田人民对元朝统治者的反抗 非常激烈,受到的和屠杀也最惨重。南宋末,莆田人大量逃亡,人口锐减,急需补充,于是,莆田 这块肥沃而又待开发的土地就成为移民们的目标。时值中原地区战乱方息,瘟疫又起,中原 农民纷纷效法历代移民,沿着他们开辟的移民路线一路南下。

  朱元璋虽奖励移民,但又怕流民失去管理,“惹事生非”,影响政权的稳定。于是在奖 励移民的同时又实施了严格的管理,在全国几个重要的移民必经之地,设立类似现代移民局 的机构,如山西通河南的洪洞县古驿道,陕西、河南二省交界的潼关及福建莆田县等。莆田 县成为朝廷“设局驻员”的移民管理机构的驻地,有其独特的历史条件和地理优势。据《明实录》载,“凡民欲他迁”,需先在朝廷指定的地点集中,编排队伍,等候官府放行。移民多于“晚秋前后启程,发给川资凭照”。于是大批从中原南来福建的移民,便纷纷涌来莆田县。当然,有的到来之后,只作短暂逗留,等领到过关照,便结伴沿着古驿道,翻过分水关 ,进入潮州境,各择地安居,繁衍生息。有的则在莆田就地安居,过了几百年再继续迁徙。明 代这种有组织的移民活动,一直持续了半个世纪,直到永乐末年才结束。朱元璋时代的移民 活动史称“洪武移民”,朱棣时代的史称“永乐迁民”。以后,全国人口渐趋平衡,由朝廷 组织和给予物质奖励的移民活动便中止,但设在各地的管理官员并未裁撤,自发的移民仍须 来莆田集结等候领取“凭照”。

  通过对明代移民史的研究,我们可以明白”先祖迁自莆田”的部分历史背景。在明初的全国性移民活动中,各地都留下不少文字记载和歌谣,如山西洪洞县,至今在当年朝廷设局驻员负责管理移民的机构广济寺旁,还有古大槐树下的迁民遗址,并广泛流传一首民谣:“问我祖先何处来?山西洪洞大槐树。问我老家在哪里?大槐树下老鸹窝。”老鸹就是乌鸦。可以想象,晚秋时节,槐叶凋零,乌鸦的叫声又是那样的使人心烦。这首民谣道出了移民者离乡别井的心境。在莆田,至今还能搜集到关于移民依依惜别家乡时哀怨的吟唱。或许这和移民者将要迁徙的目的地有关吧。潮州,明代时才有“海滨邹鲁”的美称,有宜人的气候,有肥沃 的土地,他们未来的定居地是渔米之乡,这是饱经中原战乱的农民所祈求的,于是心中没有牵挂,一路向所向往的福地走去。

  不过,我们翻阅族谱,仍可以发现从莆田入潮州的莆田人,在字里行间留记下自己对祖籍的怀念之情。族谱中常有这样的记载:“先世居住莆田乌衣巷××门楼”或“居住客鸟巷乌门楼”等等。查遍莆田县城,就是找不到乌衣巷或者客鸟巷。莆田县志办的同志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因为移民历史距离现在太久远,很多地名都消失或改变了,现在很难再找到这些古地名。这是为什么?笔者认为,乌衣巷很可能 就是移民者给自己的寄居地编造出来的地名,大家都记得“金雀桥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夕阳斜”的诗句吧,乌衣巷是南京名门望族王、谢二姓的聚居地。原来他们南迁之后,仍不忘自己的显贵身世!而客鸟巷则明显地表达了客居此地的心境。这种假想有没有根据呢?有的,如跟澄海邓氏同出一源的韶关邓氏,原居南京珠玑巷,南迁入韶关之后,也命名居住为“珠玑巷”。屈大均说这是“不忘枌榆所自”,也就是表达了对祖籍的怀念。不过,邓氏从 此在韶关南雄定居,现在南雄珠玑巷还出名。随着他们继续迁徙人潮,这些巷名便在当地消失了,但仍停留在他们的记忆中,并把它们传述给后代,于是一代代传下去,到了修族谱的时候就以讹传讹,子虚乌有的“乌衣巷”、“客鸟巷”便出现在各姓撰修的族谱上了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yiynova2u.com/chaozhou/620.html